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这个春节假期稍稍有点长,而且还出不了门,这对很多人来说非常难熬,但是对于我这样的“死宅”却是将自身优势发挥到了无限大。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我现在家里的游戏设备和粮食储备,继续足不出户一个月我完全可以接受。在这个假期里玩通了几个游戏,最近沉迷《哈迪斯》又经常被朋友拉去《狼人杀》凑热闹,突然想到《哈迪斯》和《狼人杀》相差那么大,但是当人们说起时肯定会把他们都归结为游戏,那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共通点呢?

《狼人杀》&哈迪斯

世界上有着成千上万种游戏,游戏的结构也各不相同,但是当我们聊到它们的时候都会把它们归结为游戏。桌游和动作类游戏天差地别,但是事实上他们之间确实也有着很多东西的共通的,这才使得我们在分类的时候把它们都归为游戏,而不是别的娱乐活动。在我们开始谈两者的想通点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两款游戏。

《狼人杀》是一款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语言推理类游戏,游戏主要分为好人和狼人两个阵营,好人阵营中又分为平民(没有特殊技能的身份)和神(有特殊技能的身份),好人阵营需要找出所有的狼人并使狼人出局方可获得胜利,狼人阵营则需要使好人阵营中平民或神一方全部出局方可获胜。游戏分为白天和黑夜,这和早年的桌游“天黑请闭眼”非常相似,白天所有人通过发言逻辑来决定投票放逐一名玩家,夜里则由各个拥有功能的身份牌行动,主要为狼人刀人预言家验人等。投票放逐和刀人是双方阵营最常用的使玩家出局的方式,其他还有一些特殊技能也可使玩家出局,比如女巫的毒药和猎人的“亡语”。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哈迪斯》是由《堡垒》和《晶体管》开发商Super Giant Games制作的全新的roguelite游戏,游戏继承了开发商前两作优秀的画风,并且在游戏设计上有着惊人的表现(关于哈迪斯的游戏设计,我朋友漠如雪专门写了一篇分析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阅一下)。游戏虽然名为哈迪斯,但是其实游戏的主角却是他的儿子,故事围绕着主角想要逃离父亲所掌管的冥界展开。游戏中玩家会获得来自奥林匹斯众神的帮助,而大部分冥界神则会帮助主角的父亲冥王哈迪斯阻挠主角离开冥界。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比较

第一眼看,两者之间的差别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一个是桌游,虽然发展到电子平台上,但是本质是需要多人同时参与进行的游戏。而一个是有着公开玩法规则的游戏,甚至可以在电子游戏中分类到roguelite这么细致的分类。但是我们都称它们为游戏,那么两者之间究竟有着怎样深层次的联系呢?

玩家

首先作为游戏,其诞生的目的必然都是为了玩家。这就是两者作为游戏最基本的相通点,当然这从辩论的角度来看,有论点反推论据的嫌疑。不过这里要说的是之所以两者被称为游戏,而不是其他诸如音乐、电影等娱乐形式,就是因为其设计之初是为了让玩家参与其中的。

游戏不像音乐和电影,在音乐和电影的娱乐形式中,我们可以只扮演一个听众或者观众,但是在游戏中,玩家是需要参与到游戏中去的,这又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玩家也愿意去进行游戏。玩家会选择加入到游戏中去,去完成游戏的最后一块拼图,因为如果没有玩家,《狼人杀》绝对无法被称之为是一个游戏,它有的只是一堆规则。这一点上《哈迪斯》可能表现更好一些,但是实际上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只是它作为一堆规则显得更加生动立体一些。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所以玩家对于游戏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玩家愿意接受一些规则,并在一定限制条件下进行游戏,可以说是游戏的重要组成部分。少了这部分内容,游戏可能根本无法被称之为游戏,只是一堆规则而已。

规则

当然规则本身也是游戏的重要组成部分,《狼人杀》和《哈迪斯》的规则咋一眼看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实际上又有着规则最基本的相通点。它们都规定了玩家在游戏中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在不同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事,有的规则还会去框定游戏是由什么物品组成的。

在《狼人杀》中有各种身份,“平民没有任何技能,晚上不能睁眼,白天只能发言”或者“狼人可以在晚上选择要杀的人,还可以在白天发言”。在《哈迪斯》中玩家会遇到一些敌人“他们是效忠冥王哈迪斯的,他们的任务是阻止主角逃离”或者遇到一些朋友“他们会为玩家提供一些帮助,一些强力的技能或者是一些稀有道具”。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哈迪斯》中各个角色

不过规则中还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在《狼人杀》中,好人之间除了预言家应该是无从知晓彼此身份的,但是有时候我们可以借助场外信息,比如微信聊天、亦或者直接偷看的形式来获取游戏规则中本不该获得的信息。这样一来游戏规则其实已经被打破了,这在哈迪斯中可以理解为玩家直接央求掌管冥界渡船的神将自己送出冥界,但是事实上我们并不能做到,这里阻止我们打破规则是系统本身的设计,是电子游戏的一段代码。那么来防止我们打破《狼人杀》规则的是什么呢?是玩家自己的公平意识,亦或是其他玩家的监督。

当然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主题是相通点,可能有人会说上面这段话不是反而证明了两者规则中更多的不相通点。其实不然,因为当一个人不遵守规则的时候,从更大的层面来讲,他已经不在这个游戏中了,也就是说遵守规则本身就是《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之一。

目标与冲突

再来说游戏一般都会有目标和冲突,而这两者又是相辅相成的,往往有了目标才会出现冲突。比如《狼人杀》游戏中两个阵营的目标非常明确,都是为了使对方阵营的玩家离开游戏从而获得胜利。《哈迪斯》中的目标同样非常明确,甚至在很多翻译版本的游戏名中已经道明了这一切“逃离冥界”。

目标本身也是游戏区别于其他很多娱乐、消遣形式的主要特点,明确又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的目标甚至是游戏成瘾性的原因之一。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我们平时看书、听音乐、看电影往往不会有明确的目标,无非就是停留在读完、听完、看完。但是游戏不一样,游戏中我们往往会代入到某一情境中,比如《狼人杀》中我们会很多大大小小的目标,首要目标是让自己活下去,然后尽可能地找出敌对阵营的玩家,再通过发言将这些敌对阵营的玩家一一“消灭”,我们需要把自己代入到那个紧张的环境中去。《哈迪斯》的这一点就更明显了,升级武器、升级技能、击败更强的敌人、逃离冥界,这些都是目的,而且游戏有着完整的剧情让我们来接受这个目标并去努力实现它。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狼人杀》桌游

那么有目标必然导致冲突的诞生,在《狼人杀》中的冲突体现地更明显,两方玩家之间有着明显的矛盾冲突。因为最终的胜利方只有一个,如果是抱着胜利为目标进行游戏,那么无疑会与其他玩家产生不可避免的冲突。而《哈迪斯》中的冲突会更加抽象一些,因为这是一款单机游戏,看起来玩家只是在挑战各种关卡,但是事实上,玩家和游戏中各个难关之间也就是游戏的冲突所在。

上述冲突是明面上的冲突,还有一种冲突更加抽象一些,但是也确实存在。比如在《狼人杀》中玩家可以直接询问其他玩家为什么身份,这在平时是最简单的获取信息的方法,但是实际上即使对方听话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游戏的规则也会让你怀疑他说的真实性,这就是一种冲突。在《哈迪斯》中明明每一个房间的出口都已经出现在地图上,但是玩家没有清理掉房间中的事件的话就无法进入下一个房间,这也是一种冲突。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哈迪斯》中的房间出口

冲突存在的意义在于让玩家需要付出努力才能实现目标,而目标的意义则在于使得整个游戏变得更加整体。

边界

在《游戏的人:文化中的游戏成分的研究》一书中,人类学家赫伊津哈形容游戏“就像是一个魔法圈”——发生在临时世界运用游戏的规则,而不是我们常识中的现实世界。就像我们在现实中不可能以《狼人杀》中这样以“杀人”来达到目的,也不可能真正去到《哈迪斯》中所描绘的冥界经历冒险。赫伊津哈写到“所有游戏都开始于一个在材料上或想象中事先标明的游乐场,如竞技场、卡牌桌、魔法圈、庙宇、舞台、屏幕、法院等等,都是以游乐场形式和功能出现的。这些都是现实世界中的临时世界,专用于做特殊的游戏。”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哈迪斯》中的冥王大殿

在《哈迪斯》中边界非常明显,那个用代码构建的世界就是边界所在,玩家所产生的的一切行为都发生在那里。这场游戏无法超出这个边界,玩家不可能因为在现实世界中身强体壮就让游戏世界中的角色变得强健有力。而在《狼人杀》中这种边界显得更抽象一些,如果是面对面地玩狼人杀,玩家们实际上仍然处于一个现实空间中,但是他们凭借自己对规则的理解产生了一个意识上的边界。简单来说,我们不能说一个《狼人杀》玩得好的人就一定精于算计、善于骗人。这都是发生在特定情境之下的事情,就像我同样有那种生活中老实巴交但是一玩起《狼人杀》就套路得不得了的朋友。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小结

不管怎么说,《狼人杀》和《哈迪斯》绝对有着巨大的区别,但是他们让玩家处在一定的边界中,使得游戏在规则限制下,玩家们朝着目标,克服冲突的情形却又出奇地一致。关于游戏设计,其实还有很多可以说道的东西,《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也不止上述这些,但是篇幅有限,就暂且到此为止。最后,就像赫伊津哈的比喻中,游戏始终是一个“游乐场”一样,我始终相信游戏是为了给人们带了欢笑和快乐的。

这里是九四四四四,感谢观看至此的你,如果喜欢的话请点个关注~

游戏首班车:从游戏设计角度看《狼人杀》和《哈迪斯》的相通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